新闻资讯 收藏本版 已有29人收藏 +发表新主题
查看: 977|回复: 0

被导师逼着喊爸爸的名校研究生自杀了,却被导师吐槽有抑郁症

[复制链接]

被导师逼着喊爸爸的名校研究生自杀了,却被导师吐槽有抑郁症

荷兰生活网 发表于 2018-4-3 14:46:27 浏览:  977 回复:  0 [显示全部楼层] 复制链接
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
公众号ID: collegedaily

WeChat Screenshot_20180403154606.png


“妈妈,我受不了了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王攀老师。”

3月26日早上7点半,陶崇园对母亲说了最后一句话,随后挣开母亲的手,几分钟后,他从宿舍楼纵身跳了下来。

“最后他突然说,妈妈,我好苦恼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摆脱王老师,我受不了了,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身体了。”

“然后他飞奔到楼上去了,没有做任何停留和思考,直接跳了。”

“她妈妈一直在后面追,追不上。”

(图片源于视频截图)

作为211重点大学研三的学生,只要再坚持两个多月,陶崇园就能拿到硕士学位了。

但是他已经“无法控制”,精神崩溃的他,最终选择了从宿舍楼一跃而下。他等不了了,哪怕一天,哪怕一分钟,在他看来,只有结束自己生命,才能永远的逃离他的导师王攀的控制。

陶崇园的家人怎么都不会想到,即将毕业的他,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这个网名是“sunshine”的男孩,在阳光向上的名字之下,有一只黑手遮住了他心里的光——那就是他的导师王攀。

是他对陶崇园的压迫,将这个上进的男孩推向了悬崖。

(图片源于视频截图)

29日,陶崇园姐姐在微博上放出了弟弟陶崇园长期被导师“压迫”的证据:包括弟弟生前与导师王攀,以及弟弟和同学的聊天记录。

(陶崇园姐姐微博)

据陶崇园的姐姐说,陶崇园在武汉理工大学读本科时,就在足球队结识了王攀。

“我弟喜爱运动健身,尤其喜欢踢足球。而王攀自己组织了一个足球队,也正是通过这个足球队,我弟在本科时结识王攀。

王攀看我弟足球踢得好,对学术怀有热情,本科期间便留我弟在自己的实验室工作。”

(图片源于新浪微博)

2014年,学习成绩优异的陶崇园,在学校拿了许多奖项。在姐姐的建议下,他打算前往姐姐就读的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。

但是王攀并不打算让陶崇园离开,他许诺陶崇园:只要做他的研究生,不仅会每年给陶崇园5000元的生活费,更重要的是在研究生毕业后,他会优先推荐陶崇园去美国留学。

(图片源于新浪)

怀抱着可以出国深造的理想,陶崇园答应了,开始全新的研究生生涯。

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成为了他噩梦的开始。


陶崇园的家人在他的电脑里,找到了很多王攀“压迫”陶崇园的证据。

看着这些聊天记录,感觉陶崇园不像是一个沉浸在学术中的研究生,更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,随时等待着导师王攀的命令。

不管导师说什么,他都只能回答“到!” “是!”

跑腿给导师买饭,成为了他的日常任务:


面对导师的要求,陶崇园何尝不会感到厌倦,但也只能和朋友抱怨,“没办法的,他想吃那个华师的菜了”。


在陶崇园同学的眼里,导师就是研究生们的“老板”。

除此之外,他经常到王攀家里帮忙洗衣服:


王攀早上要求陶崇园叫自己起床:


甚至王攀的眼镜找不到,都会立刻通知陶崇园,让他在家里去找。


最令陶崇园家人震惊的是,王攀竟然让陶崇园喊自己“爸爸”!并要求陶崇园说出“爸爸我永远爱你”这类的话,王攀平时也会直接喊陶崇园为“儿子”。



陶崇园身心俱疲的时候,他也曾多次将自己的无奈和绝望吐露给了自己的家人和好友。

他称:王攀太强势,让他没有自己的时间,甚至都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显然,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情况。


而家人也只能告诉他”再忍忍吧“。抱怨过后,他依然选择了忍耐,不为了别的,就为了自己的出国深造的“美国梦”,为了自己的前途。

毕竟,在导师对学生的前途“一人说了算”的制度下,他根本无力反抗。

陶崇园终于熬到了毕业,终于以为可以摆脱王攀时,却发现王攀压根儿没打算让他走。

他想让陶崇园留下来继续读博士。

但是陶崇园不想留下来,他想出国留学深造,继续追梦,远离王攀的压迫。


他私下和自己的好友说,如果继续读王攀的博士,自己也会和之前西安交大一位据称是被导师逼死的学生下场一样……


然而,曾经允诺过的“出国深造”,更成了一个兑换不了的承诺。王攀不仅没有履行承诺,反而对陶崇园的个人选择百般阻挠。

陶崇园不想再继续读博士,他也放弃了出国留学的希望,他开始找工作,他想开始全新的生活。

但是王攀又给了发了这样一段话:


王攀阻挠他出国的计划,阻挠他找工作。

陶崇园想通过申请国家公派出国留学,但是必须要他的导师王攀签字才行,“我还是太年轻啊!”

那时,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出国了。


陶崇园跳楼自杀后,他的家人收集了种种资料,交给校方,希望能为他讨回公道。

然而,没有任何结果。


家人和同学为陶崇园拉横幅,却遭到保安的阻拦和殴打。

“几名便衣围着灰色衣服的男生扇脸,最后他眼镜遗失,轻微脑震荡。”


学校初步判定——学校和导师无责

有网友指出,从陶崇园姐姐提供的资料中看出,王攀对陶崇园的某些做法超出了“正常师生关系”的范围。


从陶崇然姐姐给出的聊天记录中看出,王攀频繁的让陶崇园晚上8、9点去他的家里。

而王攀又是独居的中年男性,不禁让网友产生猜测,陶崇园的自杀会不会和导师的“压迫”有关。




面对如此多的质疑,31日,王攀在声明中做出了自己的解释:

“要陶崇园去自己家里,是借鉴了古代“入室弟子”的模式,两人长期采取晚上面对面交流30分钟以上的模式,学术、个人经历、对生活的感悟无所不谈。”

“对陶崇园的家人却以“做家务”告知,是为了防止他的家人误会。”


对于为什么让陶崇园喊他“爸爸”,王攀也做出了回应:“我们在网上交流的言论真真假假,有时候看起来疾言厉色的言辞,实际上是一个心理学小测试……事后,我们会一起复盘,分析这些交流。”


最后,王攀暗示陶崇园有心理问题,说他有很严重的睡眠障碍,并建议过他去看精神科。

但是根据陶崇园的同学说,大家都可以证明,陶崇园根本没有抑郁症。



其实被导师压迫的案例又何止陶崇园一个?打开浏览器搜索,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就在三个月之前,同样的事件,西安交通大学在读博士杨宝德,也因受不了导师的压迫,最终选择溺亡在河里。

根据杨宝德的女友说,杨宝德除了陪导师周教授吃饭、挡酒以外,周教授对杨宝德明确提及或暗示的要求还包括:浇花、打扫办公室、拎包、拿水、去停车场接她、陪她逛超市、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。

(杨宝德和导师的聊天记录)

导师生活中的所有琐碎,仿佛都交给了自己的研究生来做。


杨宝德和陶崇园都曾面临同样的问题——每天在导师的压迫之中,出国无望,学术无果,人格被侮辱,尊严被践踏。

研究生、博士本该是国家培养的顶尖人才,他们本该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,不断探究这个世界的真谛。

然而,现实的他们,却成了导师的专属“奴隶”,成为了一个个打杂拎包的苦力。

他们有的出生于寒门,有的想要努力改变自己,有的发自内心喜欢研究学术,他们诚实、善良,但当这一切幻想全部破灭时,他们对世界的绝望可想而知。



有阳光的地方,就有阴影。看似幸福的校园生活,也多的是阳光到达不了的黑暗。

校园悲剧不断的发生着,不管是国内的学生,还是出门在外的留学生们,都会有人面临着沉重的压力。


相对于中国,美国的研究生制度更加人性化,但是我们依旧听到了太多留学生自杀的消息。

仅在2018年,就有两起留学生自杀的消息:

1月份,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华裔法律系学生Justin Cheng自杀;
3月份,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大四中国留学生从12楼跳下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可能有人会说,为什么现在的学生心理承受的能力这么差?对于这些说风凉话的人,不予置评。

只不过,校园压迫是真实存在的。学生,是真正的弱势群体。不知道还有多少上进的学生,在无奈中苦苦挣扎着。


如何保障学生的权益,建立有效的心理疏导机制,让学生在学校能够保持健康的心态学习和生活,是社会以及所有学校都要学习的,而不是一味的抱怨学生的心理素质太差。

最后,万一你不幸处于陶崇园一样的困境中,有排解不了的压力,答应我,千万不要一时冲动。

活着,比一切都重要。







上一篇:霍金葬礼在剑桥大学举行,万人空巷为伟人送行, 小雀斑致辞送别
下一篇:出售泰国RAY面膜
回复

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海洋之神

2597

主题

2617

帖子

6481

荷兰豆

海洋之神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193
最后登录
2018-9-26
推荐活动更多
谁说荷兰没有国庆长假就玩不high?全场低至3折,大巴往返接送还送现金卡!
谁说荷兰没有国庆长假就玩不high?全场低至3折,大巴往返接送还送现金卡!
活动时间:2018年10月7日(周日);出发城市:鹿特丹,海牙,阿姆斯特丹,乌特勒支,瓦格宁根,艾因霍芬,格罗宁根,安特卫普,布鲁塞尔。

用户协议|隐私条款|免责声明|手机客户端|归档|小黑屋|荷兰生活网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雅本传媒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YaBand Telecom B.V.( 粤ICP备16041038号-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