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 收藏本版 已有30人收藏 +发表新主题
查看: 1180|回复: 1

荷兰专家一席谈:死亡人数高的解释;水坝广场集会;乘坐飞机感染的风险

[复制链接]

荷兰专家一席谈:死亡人数高的解释;水坝广场集会;乘坐飞机感染的风险

他山之石 发表于 2020-6-8 09:46:01 浏览:  1180 回复:  1 [显示全部楼层] 复制链接
荷兰疫情放缓,荷兰人很快将能够乘飞机往返许多欧洲国家。只要有病的人诚实地留在家里,荷兰疫情智库RIVM的专家就不担心整个航班的乘客会受传染。传染病控制负责人范迪瑟尔(Jaap van Dissel)和负责模型统计的沃林加(Jacco Wallinga)说,整架飞机的乘客被感染的情况“以前从未发生过”。

荷兰媒体NOS与专家讨论了旅行、水坝广场上的示威活动,也谈到了瑞典同行的声明,后者最近承认,瑞典的防疫抗疫的工作不足,本来可以做得更好。

640 (11).webp (8).jpg

记者:现在,荷兰学校部分已经开放了四个星期,我们能否得出结论,对病毒的传播没有影响?

沃林加:现在,学校已经重新开放,我们看不到任何证据表明还有更多的感染。我们查看了感染率,在学校开学时的5月11日及这个星期稍后,都没有看到有任何变化。看到感染数字的增加很小,这种增加也可能是因为人们没有遵循疫情的规则。的确,我们看不到有真正明显的跳跃,无论是5月11日或更晚的时候。

记者:上星期,有数千人在阿姆斯特丹的水坝广场上集会,这令人担心吗?

沃林加:在疫情的这个阶段,确实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。在这个阶段,已经开始进行病毒来源和接触联系的调查。如果水坝广场上的某人具有传染性,则很难断定他在谁的附近,关于传播途径的调查会陷入僵局。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。

记者:您的瑞典同事安德斯·特格内尔(Anders Tegnell)本周承认,瑞典的防疫抗疫工作本来应该做得更好。荷兰和瑞典有点类似,死亡人数也高于大多数其他欧洲国家,知道为什么吗?

范·迪瑟尔: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我认为,这是个通常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很好回答的问题,现在只有很短的时间。

特别是,您必须查看人口的构成和人口的老龄化程度,以及养老院中需要照顾的弱势群体的部分。影响死亡率的,有很多因素,我认为当您看西方国家时,情况都非常相似,有很多脆弱的老年人受到影响。我认为我们应该谨慎地看,不要过早得出结论。

沃林加:老人疗养院中的感染可能来自普通人群。如果您能够尽快控制在普通人群中的流行病,这对疗养院来说,的确是非常决定性的因素。荷兰对一般国民的防疫工作,与比利时、法国、德国等国家都非常相似,在这一点上,我们不能说,谁做得更好谁不好。

记者:的确很难说哪种措施或多或少产生了影响,但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,早些采取措施会更好吗?

范·迪瑟尔:问题是,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数是否不是决定性的比较因素。在荷兰,可以看到狂欢节期间发生了广泛的感染,我们马上踩了刹车。弗里斯兰省和格罗宁根省也同时刹车,但那里几乎没有感染,疫情也并没有在那里继续爆发。所以我认为,除了采取的措施的速度和类型外,其他因素都在起作用。

记者:再问一次,如果您在五天前采取了措施,那么峰值是否不会那么高吗?

范·迪塞尔:您必须进行计算,会发现差异实际没有那么大。看看像丹麦这样的国家,该国比荷兰早采取了许多措施,与此同时,疫情得到控制的时间跟荷兰也差不多。当然,在丹麦,目前有1.8%的人口患有这种疾病;在荷兰,至少有5.5%。因此,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,而不是弄清楚一两个因素就认为您理解了它。

沃林加:如果您早点采取措施,与人民的合作就会不同。我认为,如果内阁提早三周宣布措施,大多数人会想到:我们现在究竟要做什么?

记者:您预先计算出(采取措施)的理想时刻是什么时候?

沃林加:不。我们计算措施的影响,而没有计算最佳的时刻。您必须为此制定政策,而制定政策并不是RIVM模型计算者的事情。

记者:现在我们可以再次去国外度假,也可以再次飞行。我们对飞机传染的风险了解多少?

范·迪瑟尔:重要的是,航空业本身必须制定安全飞行的标准。当然,这永远不会达到百分之百,但关键是要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。

我们知道,在许多情况下,传染病患者已经在旅行了,如H1N1流感期、埃博拉病毒晚期、肺结核流行时期。您从中学到的一件事是,如果传染病患者已经登机,而周围的人不知道,接触调查也仅限于曾在该人周围乘坐飞机的人。

记者:换句话说:整个飞机的乘客会受感染的几率很小?

范·迪塞尔:的确非常小,几乎从未发生过。可以这么说,当人们因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而呕吐,并且已经坐上飞机时,往往也基本上没有导致感染。

记者:您在第二议院说过,飞机上的问题比较复杂,比火车或公共汽车还复杂吗?

范·迪塞尔:可以作比较。在飞机上,必须考虑空气更新的方式,这方面有过研究。通常,空气被导向下部,这可能是有好处的,因为唾液会直接落在地面。

记者:在火车上,为了保证一米半距离的原则,必须减少乘客,为什么不推广到飞机上呢?

范·迪瑟尔:可以想象,将其推广到飞机上,仍然能够以合理的价格飞行吗?航空公司必须证明他们能够保证乘客的安全,比如说,让有病的人留在家中,不要登上飞机。我们每个人,对此都负有重要责任。

转载自一网荷兰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0

主题

62

帖子

620

荷兰豆

实习水手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682
最后登录
2020-7-5
CR@Cas 发表于 2020-6-8 11:06: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
Jaap van dissel  正垃圾
舵手

552

主题

557

帖子

1806

荷兰豆

舵手

Rank: 5Rank: 5

积分
2351
最后登录
2020-7-6
推荐活动更多
12月1日,电影《冰峰暴》将在荷兰Pathé同步上映
12月1日,电影《冰峰暴》将在荷兰Pathé同步上映
冰峰暴讲述了一位执着于过去的登山女子,临危受命加入了“登山界的传奇者”带领的救援队,前往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顶寻找雪崩源头。但他们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恶劣的自然环境,还有暗流涌动的险恶人心

用户协议|隐私条款|免责声明|版权声明|手机客户端|归档|小黑屋|荷兰生活网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荷兰生活网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( 广州雅本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41038号-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