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 收藏本版 已有29人收藏 +发表新主题
查看: 763|回复: 0

超现实的画面:荷兰记者谈从中国的撤离

[复制链接]

超现实的画面:荷兰记者谈从中国的撤离

他山之石 发表于 2020-2-5 10:55:31 浏览:  763 回复:  0 [显示全部楼层] 复制链接
荷兰媒体NOS报道,荷兰金融日报驻华记者阿努克·艾根拉姆(Anouk Eigenraam)也是从中国撤离的人士之一,她发表文章和接受采访,用“超现实的场面”描述了从中国武汉撤离的情况。她与另外14名荷兰撤离人员一起飞行,分别抵达巴黎和布鲁塞尔,然后乘坐巴士回到荷兰,马上被隔离(quarantaine)。今天(2月4日)是隔离的第一天。

05a-1.jpg

她在NOS节目中讲述了经过大约44小时的旅程是如何到达荷兰的。据记者称,撤离人员回到荷兰,在接待处得到妥善照顾。 “已经准备好饭菜,而冰箱里也存货充足了。”她说:“我在这里有一个带私人浴室的房间,有一台电视。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度假公园,当然,现在不是假期。”

05b-1.jpg

复杂的撤离过程

撤离之前和期间均遵循严格的规程。艾根拉姆说:“没有人被随便允许登上飞机,事先要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和面谈,以检查是否有人不适或发烧。虽然许多人有轻度感冒症状,因为这不一定是病毒的症状,所以仍被允许参加飞行。不过,他们不得不坐在飞机一个单独的机舱中。”

一旦登机,也将执行严格的规则。 “有医护人员在场,每个人都戴上口罩。每两个小时我们就会收到一个新的口罩,消毒液定时分发。此外,飞机的前部是封锁的,只有工作人员才能到达那里。”

05c-1080x810.jpg

艾根拉姆也有很多照片,显示飞机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。艾根拉姆说:“随行的空姐采取了更多的防护措施,例如戴着安全眼镜。此外,在从马赛飞往布鲁塞尔途中,食物被装在一个扣子的塑料袋中。 当空姐向所有人分发食物后,我们才被允许打开,同时脱掉口罩进食。”

该记者认为,由于各种规定过多,整个过程花费了很长时间。 “有时会注意到乘客的不耐烦:我们不得不再次等待,然后回到某个地方,然后再回到公共汽车上,来来去去。但与此同时,我注意到人们已经理解,因为这是一项复杂的操作。”

05d-1080x608.jpg

在马赛停留期间,乘客不得不成群一起离开飞机。首先是有健康问题的人,其次是法国人,最后是其他欧洲人,包括艾根拉姆自己。

抵达荷兰目的地之后,艾根拉姆立被隔离(quarantaine)了,她将在接下来的14天内保持这种状态。但在可能的情况下,撤离人员可以回到自己的家,在那里接受隔离措施。

她说:“我每天都与GGD联系,必须每天测量体温,今天早上是36. 8摄氏度,太棒了。”她保证,她会过得很好。

转载自一网荷兰




上一篇:不戴口罩,史基浦机场保安担心冠状病毒,认为未得更好保护
下一篇:荷兰少女代表希腊参加欧洲歌唱大赛
回复

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水手

483

主题

484

帖子

1222

荷兰豆

水手

Rank: 4

积分
1706
最后登录
2020-2-24
推荐活动更多
12月1日,电影《冰峰暴》将在荷兰Pathé同步上映
12月1日,电影《冰峰暴》将在荷兰Pathé同步上映
冰峰暴讲述了一位执着于过去的登山女子,临危受命加入了“登山界的传奇者”带领的救援队,前往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顶寻找雪崩源头。但他们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恶劣的自然环境,还有暗流涌动的险恶人心

用户协议|隐私条款|免责声明|版权声明|手机客户端|归档|小黑屋|荷兰生活网

Copyright © 2013-2020 雅本传媒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Yaband Media( 粤ICP备16041038号-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