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 收藏本版 已有28人收藏 +发表新主题
查看: 682|回复: 0

荷兰生娃辛酸史:有种痛,连回想都不愿意!有种关系,叫做感恩

[复制链接]

荷兰生娃辛酸史:有种痛,连回想都不愿意!有种关系,叫做感恩

荷兰生活网 发表于 2017-9-8 17:16:37 浏览:  682 回复:  0 [显示全部楼层] 复制链接
最近,榆林产妇跳楼事件毫无疑问是国内外共同关注的热点事件,此案件虽有其个案特殊性,但也引起了人们对国内孕妇生产等相关问题的思考。

那身在荷兰的宝妈们,又会经历怎样的生产过程呢?以下这篇文章是转载于在荷兰生活8年的Rachel,亲述其荷兰产娃的亲身经历。

这几天,关于榆林待产孕妇跳楼身亡的新闻随处可见,产妇难忍疼痛,多次向医护人员申请剖腹产要求;医护人员也多次建议家属剖腹产,家属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,坚持顺产。

本来生个孩子就已经够痛苦了,长时间忍受着如千刀万剐般的宫缩阵痛,那痛起来真有点度秒如年的感觉;这时候家人竟完全不顾产妇的生命安危,更别谈理解和安慰了。最终,身体和心理都承受着剧痛的产妇绝望的从5楼跳下,这样的悲剧令人心痛,也令人悲愤。
确实,有一种痛真的很痛、很难忍,这就是生孩子的痛。写到这儿我停顿许久,实在找不到形容词可以来形容这是一种怎样的痛。

近一年了,是时候来理理这个艰苦又深刻的生产过程了。

去年(2016年)九月,临近产期的最后一个月,正是我赶毕业论文进入白热化的阶段。白天有不得不完成的工作任务,所以论文就只能熬夜赶,凌晨两三点睡是常有的事。

到9月20号左右交上了论文,总算舒了一口气的同时,我也由于长时间累积的疲惫得了重感冒,每天都在剧烈的咳嗽,咳得心肺都疼。那个时候距离预产期不到一周,所以压根儿也没想到要吃药,只能这么忍受着。

现在想想,过早的破水大概与这长时间剧烈的咳嗽有点关系。


破水了?

9月26号(星期一)的凌晨,睡到一半发现床褥和裤子上有点粉色的血水。当时就吓呆了,这难道是破水了吗?

在床前足足楞了1分钟,才叫醒石先生。那段时间常常在半夜把他叫醒,一抽筋就喊醒他,他总是没有半点不耐烦的就醒来,温柔耐心的揉着我的脚。

那一次也不例外,石先生还是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,很温柔的问我“你怎么了”。知晓状况之后,他就像照顾安慰小朋友一样抱着我安慰我,直到我的不安消退。

天亮之后,其实陆陆续续的有一点粉色的水,只是一点也不疼,肚子也没有任何感觉,同时也想到第二天就是我们之前订好的产检日子,所以我们并没有联系midwife(怀孕十个月以来,定期帮我们产检的助产士)。

于是就这么等到9月27号(星期二)的产检,产检的地方并不是医院,而是一个专门检查孕妇的中心。那天,一见midwife就说了似乎见红破水的情况。到现在还记得原本温柔微笑着的midwife突然转为一脸严肃且惊讶的样子,严厉的对我们说,一遇见这样的情况就应该立马联系她们的,不应该等到第二天。后来她给我做了初步检查,未果,然后当即就给我预约了医院,要我马上就去做个全面的检查。
在荷兰一般都是midwife给产妇接生小孩的,她们会按着产妇的意愿在大医院或者其他医疗中心预定一个房间,当然很多荷兰人也选择在家里出生,midwife也会亲自上门服务。如果产妇情况正常,那么一般就由midwife接生。

我的情况稍微复杂一点,就只能交给设配比较齐全和汇集更多专业医师的大医院了。


初进医院

漫长又不堪的痛苦旅程就此开始,长达四个小时的检查过程,各种仪器和各种工具轮番上阵,每一个步骤都显得又冗长又痛苦。躺在病床上,虽然不想承认,但真的就像只待宰的羔羊,忍受着形容不出的揪心的痛,不安又无力。那天的检查结果有点意外,说并不是羊水破了。于是,我们就这样回去了。
然而到了9月28号(星期三)早晨,又有一些粉色的水出现。这次我们学乖了,立马就给midwife打电话,不到半小时midwife就到我们家了。


来了之后,她又是给我做检查,又是研究我那一滩粉色的水,随后二话不说,就要我去医院做检查,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。其实当时心里是奔溃的,想到昨天那样痛苦又漫长的检查还要再来一次,就觉得绝望。但别无选择还是得乖乖的去医院。

所以那天中午,我们又去了医院,还是一样帅气的男医师,还是一样冗长的检查,哦不,甚至更长。医生还是跟昨天一样有耐心,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慢悠悠的耐心做,而我的耐心却早被麽完了。那个时候我的想法竟然是,真的需要这么麻烦嘛,明明昨天都检查过了啊!然而,荷兰的医生认真负责起来真是吓人的,但他们严谨的责任心确实令人佩服。


那天万分痛苦的熬完近5个小时的检查,中午只吃了一个威化饼。好不容易检查完,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,那叫一个归心似箭,一点都不想呆在医院里。然而检查完毕,医师说要把我的情况跟他们的教授交代商量一下,看看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。
怎么都没想到的是,回来时医师建议我们立即住院,马上催生。记得当时我呆坐在床上,有点不敢相信,这真是是要生了吗?虽然一直都盼望期待着这一刻,但真的来到的时候,退堂鼓立即打起,巴不得能延迟一点是一点。不过,该来的,又怎么躲得过呢?


苦长催生路

9月28日(星期三)下午住进医院,独立的病房在13楼,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,可以俯看到半边的海牙,视野景致相当不错。只不过那会儿可没时间欣赏,一进病房就被各种仪器“绑”在病床上,开始测量宝宝的各种情况。

漫长的催生就这么开始了,用了第一颗催生药之后,我和石先生还急忙忙的回家了一趟,只能在一个小时之内来回,因为还有第二颗催生药等着我。回到家才发现小花(我妈妈)已经做好了丰盛的饭菜汤等着我们,可我们根本来不及吃一口,就要整理些换洗的衣物准备回医院。

想必小花那个时候也是担心心痛到不行的,多拼命的想帮忙想照顾我,似乎却帮不上什么,那样的心痛也是很难忍受的。我知道在送我上车离开之后,小花肯定是泪流满面的,我也已经不忍回想。

shutterstock_17771644.jpg

回到医院那个晚上,其实也不好过,陆陆续续的疼痛,但好在还是可以忍受的范围,所以没有什么印象。到了9月29日的凌晨,催生药的数量已经使用到上限了,不能再用了,宫口开了才两指而已。凌晨一两点,医生才解开我身上的仪器,准许我睡觉。那晚,护士给石先生也拖进来一张床,他握着我的手,睡得还算是安稳的。
到了第二天,催生药已经不能再用了。于是,我又被“捆”在床上,开始用输液的方式将催生药输进去,这一输就是一整天。同时,宫缩和阵痛,也是一次比一次强烈,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难忍。很崩溃的是,宫口开得如蜗牛般一样慢,倒是痛得越来越急促。

不断累积着,到9月29日(星期四)的晚上,那锥心的痛就达到顶峰了。简直是要让人奔溃的痛,一阵宫缩,就像全身被强电流击打过,痛得连呼吸都像是要命的。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,真的不忍回想的经历。更痛苦的是,每个宫缩之间的时间距原来越短,痛感也是越来越“过分”!

再让我形容一次这种痛,我想我会说那真的是像快要死了的痛。
那时候,除了痛,还有几分的担心。因为破水即将超过72个小时,胎儿极其容易出现感染的状况,医生也很担心。最后,他们是硬生生的抠出了宝宝头顶上的一小块头皮进行化验,所幸化验而得的结果是好的,但这个过程之痛苦,我是真真找不到词可以形容了。至今小壮的头顶上都还有个不难发现的小伤疤,每次翻来一看都令我百感交集。
不过,很值得感恩的是,在这个极度痛苦的过程,石先生都是坐在床头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了,一刻没有松开过。一痛,我就死命掐他的手,越痛我就掐得越紧,他一点都没有叫出声或者放开我的手。他趴在我的床头,给我讲着我们度蜜月时那段最无忧无虑的时光,一天一天的讲,再小的细节都不放过;我越痛的时候,他就讲的越激动,拼命想转移我的注意力。


在前半个晚上,这还是有效的,我或多或少有点沉浸于那段美好的时光里。但后半个晚上,什么话也对我没用了,石先生也不再说话,或者其实他也有说,只是我痛得快晕厥基本记不得了。唯一记得清楚的是他说,这是最后一次,我在他的前面承受这样的痛苦,以后无论有什么狂风暴雨,他都会冲到我前面给我挡着保护我,不让我受这样的苦。

那会儿根本是痛得来不及感动,好在石先生一直都紧紧的握着我的手,我一痛的时候,就握紧我的手迫切为我祷告。那一刻,除了祷告,又能做什么呢?
关于止痛药也有几点不得不说的,大概是在怀孕30几周的一次产检,midwife就很详细的给我们介绍了生产时可以使用的几种止疼药,每一种的使用方式、特点以及弊端也一一详尽阐述。就是在刚入住病房的时候,医生也再次给我介绍了这几种止痛药,说想要的话随时都可以使用。在中途好几次阵痛得强烈的时候,医生都提过我们是可以使用止痛药的,石先生也一直在劝我尝试。但是秉着是药三分毒的理念,我一直坚持没用止痛药。


剖宫手术

就这样残酷的痛到了3月30日(星期五)的凌晨,石先生最后是有点哭求的口气对我说,我们就用止痛药了好吗?那会儿,我也感觉快疼到难以忍受的边缘了,于是就答应了。

没想到的是,等来了一群医生护士,主治医师蹲在地上,视线与我持平,用很认真诚恳的口气对我们说,经过他们的讨论,他们决定要给我剖腹产,这是对我和宝宝最好的。因为破水的时间太长了,不仅羊水量持续在减少,胎儿受感染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;并且宫口只开了5指,在等下去也不是办法,所以这时候最好的就是剖腹产。

早就听闻荷兰产科医生是极少给孕妇剖腹产的,除非是别无选择万不得已的情况。
竟然医生都这么说了,那果断得听从啊。一来医生有绝对的专业水准,二来我是真忍不下去了,心想唯一想着就是要尽早结束这痛苦。我想那时候石先生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,于是,我们没有什么商量的,就这样听从了医生的安排。
接下来,就进入了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的场景---手术室!换了手术服,又换病床,带了氧气罩,又插导尿管之后。那时候宫缩阵痛依然不减,一痛起来简直就让人绝望,还得忍受着这一系列繁琐的准备工作。

最后躺在病床上,一群医生护士就推着我去手术室了,只看得到模糊的天花板,身体疲惫到了极点,头脑眩晕乏力。只记得那会儿有一个护士轻声对我说,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你的baby了。这句话给我极大的安慰,好像把我从眩晕的境地拉回现实,才意识到这时是要进手术室了,这一切马上就要到头了。
到了手术室前,又是一群穿着蓝衣服,并带着口罩的医师和护士。他们一个个的过来跟我握手,介绍他们自己及他们进手术室之后的工作任务。


那会儿我处于半晕的状态,还得忍着一次次的阵痛,根本分不清什么跟什么;印象最深的只有不停问我各种问题的麻醉师,大概是因为他得按着我身体的状态给我安排麻醉药的剂量。

就这样,我终于进入传说中的手术室。刚坐下,就是一针麻醉进来,下半身立即失去感觉,摸着自己的大腿,像是在摸气球一样无感,唯一的好处是再也感觉不到宫缩的疼痛了。那一刻,我轻松自在得像是在空中飘,噢,也有可能是麻醉药带来了眩晕感。
Anyway,我就这样躺在手术台上,也不知道医生们在忙什么,等了好久。后来,石先生也过来了,又有他的手可以抓住,手术才正式开始。虽然已经打了麻醉,但还是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肚子上有撕裂一样的刺痛,就感觉肉被拉来扯去的,痛感丝毫不输给前面的宫缩阵痛。


直到我听到了那一声响亮的哭声,才真正的舒一口气放松下来,痛吧痛吧,即使再痛也没关系了。我想,那一刻我应该是在笑的,虽然依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肚子上有剧烈拉扯的疼痛,但好像就服了一剂最强的止痛药,想到这个新生命,就无暇顾及疼痛了。

很快的,石先生剪完脐带就抱着小壮来看我,那会儿更顾不上肚子还在缝缝补补的痛,第一眼看到小壮,这么的小,这么的可爱,一眼就深深的爱上了他。前面的痛,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
9月30日凌晨1点57分生下小壮,之后那个夜晚是怎么度过的,我的印象也已经模糊了。只记得我独身躺在恢复室,偶尔有护士过来处理伤口之类的。一直忘记提的还有我的感冒,在医院的那些天其实一直都没好,只是感冒的难受跟宫缩比起来实在是太小菜一碟了,所以我也快忽视了。直至生完孩子躺在恢复室那刻,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感冒怎么这么难受。

曾听过这么一句话,世界上有三样东西是不能隐藏的,除了贫穷和爱,还有就是咳嗽。然而,躺在恢复室的我意识到,其实咳嗽也是可以隐藏的。刚开完刀,那轻轻一咳,伤口简直是撕心裂肺般的痛,麻醉都起不了作用。结果我就这样硬生生的克制着极痒的喉咙不去咳嗽,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忍住的。
恢复到凌晨3点多,才回到病房。看到安睡在小床上的小壮,还有微笑迎接我的石先生,才真正意识到,这一切终于结束了。


心酸住院

那夜虽然疲惫,却也难以入睡,回想这个艰辛的过程都忍不住感叹。之后在病床上躺了一天一夜,导着氧气、输着药水,药水旁边还有吗啡,护士交代过,如果觉得痛的话就按下按钮,吗啡就会随着药水进入身体,便可止疼。一整天下来,也不知道按了多少次。虽然伤口也是痛的,但这痛跟宫缩阵痛比起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的。

大概是吗啡带来的眩晕感,也是前面三天三夜累积的疲乏,那个白天我倒是睡了不少。
那天,小花从家里做好好吃好喝的带来医院,可我哪有什么胃口呢?吃啥吐啥,那叫一个难受。不过偶尔醒来就能看到小壮,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。

期间也有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,对我嘘寒问暖的,也给娃做做检查,还教我们怎么给小宝宝穿衣、换尿布和洗澡,服务也是挺贴心的。
到了9月30日晚上,护士坚决不让石先生留下陪我,说隔壁病床或许会有新来的产妇,所以床位用不得。纵使心里再抗拒、再不舍,也得服从。就这样,我开始了第一个与小壮相处的夜晚。那晚,因为前面剖腹产时用了麻醉的缘故,他倒是一夜睡到隔天凌晨五点多,之后,我也深切的感受了一次抱他在怀里的幸福感。这样的幸福感,甚至远远超过了前几天所受的痛苦感。


对了,半夜我还跟护士要了一杯水喝,不出意外的真是一杯凉水,估计是水龙头直接接的。别觉得护士不负责任,因为荷兰人都是这么干的。再次向护士提出申请,才要来一杯热水。
隔天就进入十月份的第一天,在前面连续四天进食不规律又没营养之后,我终于是饿了。那时候早晨七点多,石先生和小花还没来得及从家里过来,能吃什么呢?只有医院的干面包,配上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奶酪和肉片,也不知道是怎么吃下去的,所谓的饥不择食就是这样吧。

没办法,荷兰人眼里哪有什么坐月子和月子餐之类的东西,哪管你是刚开完刀或生完孩子什么的,统一就是面包侍候。我还满有期待的要了一碗汤,送过来才发现这不就是我平常喝的cup soup速溶蘑菇浓汤吗?倒入一包粉,加入开水,就可以上桌了。以至于我现在一喝这个汤,就觉得那是住院的味道。
医院里的伙食实在是惨不忍睹,早午餐都是干面包,晚上稍微好一点点,但也是难吃得不行。煮得硬邦邦的鸡肉,加上已经煮黄了的四季豆,还有无味的土豆,真的不如吃面包。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生完娃之后,医院有专门给产妇“开小灶”,特地给了个菜单可以选前菜,主菜和甜点什么的,味道是有好一点,饭菜看起来精致一些,但也满足不了我的中国胃啊。对了甜点是一瓶冷冰冰的草莓酸奶,你说这是该吃不该吃呢?荷兰人的理论是,术后吃酸奶好消化啊!好吧,我也不想说什么了。

好在我还有我的小花,不知道她每天是几点起床,煮好稀饭、干饭、菜、肉、汤,总之是可以兼顾我三餐的食物,然后再提着这一堆重重的东西送来医院给我吃。吃得我是又感动又愧疚啊!
那天除了吃,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就是洗澡!10月1日,生完孩子的第二天!那天早上一个雷厉风行般的护士走进来,三言两语之后就拔了我的氧气和尿管,然后就让我去洗头洗澡了。虽然我不排斥月子期间洗头或洗澡,但这样也太快了一点吧,至少也得等石先生和小花到了医院啊,这样我也多点安全感。要知道前面我还打着吗啡在病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呢,那会儿站都还有点站不稳。

于是我慢慢的磨蹭磨蹭再磨蹭,磨蹭到要进浴室的那刻,石先生和小花终于是来了,我像看到救星一样喊着,护士要抓我洗澡了。不管怎么说他们来了,我就安心许多,乖乖的去洗了个澡(并没有勇气洗头),虽然有些许水撒在伤口上,但居然一点没感觉到疼。而且,洗完真心是舒服很多的。

那一天,我精神好了许多,小壮的精神也好了许多。于是,他启动了他超强力的哭功!10月1日那天晚上,石先生好说歹说说服护士让他留下一晚,然而那一晚可真把我们折磨惨了,小壮简直哭个没完。那个晚上,护士也格外的忙,按了铃都要过半个多小时才见得到人影。那个时候,新手爸妈根本不知道怎么抱娃,怎么抱怎么哭,半夜的医院来冷得不得了。不仅没有暖气,还感觉呼呼呼的有冷风在吹。怎么熬过一夜的我也不知道,反正第二天我真是快奔溃了。

隔天来检查的还是昨天那个雷厉风行的护士,一看到小壮就问我们说怎么能给他穿这么少的衣服,一量体重,又掉了好几斤。那会儿小壮还吐奶啥的,弄得衣服都湿了!而且最让我揪心的是,之前以为不会住院太久,所以没有给小壮带太多衣服。那护士问我们要衣服的时候,我们居然拿不出衣服!

当时我还在用吸奶器吸着奶,怎么都吸不出奶,小壮没得喝已经够让我自责的了。再加上前一个晚上给他穿少了,使得他受凉减重,再加上现在连衣服都没有给他准备够,那时候我真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。最后那个护士阿姨拿来一件旧衣服给小壮穿上,边穿还边安慰我,这都没什么之类的,可我心里那个难过,还真的不好受的。
心情就像那几天的天气一样灰沉沉的,想着这么瘦小的小壮,难过;看着石先生和小花这样劳累奔波,自责;想着软绵绵的身体,无力!于是我想到了要出院,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!

10月2日早上就跟护士说我们要走,护士开始是不愿意,建议我们再住至少一个晚上,但我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。最后,护士说如果今天我们能预约上kraamzorg(荷兰月嫂,生完孩子他们都会来家里帮忙指点照顾一周左右)就让我们回家,至少回去得有专业产后护士跟着才可以放我们回去。一种小孩虽然是你的,但也是社会的,也有责任保其绝对安全健康的概念。因为那天是周日,心里真没底还会有愿意工作的kraamzorg护士,所幸最后还是约到了,护士才同意让我们回去。

回到家不过半个小时,约好的产后护士就来了,这又是另一段故事,以后有时间再说吧!





结语


终于写完这个我一直不愿回想的生产过程,还是想感叹一句,生个孩子真心不容易。确实是有这么一种无语凝噎的痛,让人根本不愿意再去回想。
不过,在这个痛苦的过程中,也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事。首先当然是石先生,从孕初期开始,所有的产检他都没有错过;最后我在医院呆了多久,他也呆了多久。一直陪在我身边,一步没离开,我痛苦的时候,他也为我心痛,比起其他任何的止痛药,这是最治愈我的。生完孩子,他才告诉我当时我把他的手抓得有多疼。
还有一直为我牵肠挂肚到失眠的小花,从我入住医院起,她大概就没好好睡过。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会失眠的小花,碰上我生孩子这件大事,而且还是件仿佛进展得不是很顺利的大事,她更是担心牵挂到吃不下睡不好。我在医院里受苦受疼的时候,小花的苦痛肯定不比我少,流的眼泪肯定也比我想象得多。

也还有在国内一直牵挂着我们的家人,他们虽不在身边,却也陪我们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旅程。记得当时婆婆也给我发来很多信息,跟我说得最多的居然是:太感谢你了,这次真是让你受苦了。听着也满是温暖和感动。
除此之外,midwife也是尽职得令人感动。我们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们破水的事,她们严厉的指责;第二天接到我们的电话,二话不说就赶来家里看我。术后的第二天,midwife也立即到医院来看我了。

医生们也同样是绝对的尽责,一遍遍严谨细致的检查,足以见得他们是极其看重人及其生命的,不论种族和国籍。

还有护士也很让人感动,直到确认我回家有专业人士照顾,才肯放我走。
这样想想,这个痛苦的生产过程也不都是苦的了。再说,现在每天看到可爱无比的小壮,这一切的一切也都值得了。

WeChat Image_20170908105608.png




上一篇:爆料 | 全世界最受欢的顶级蜂蜜品牌25%off,养颜保健一瓶搞定!
下一篇:整个荷属圣马丁岛几乎被夷平…这场史上最强的飓风…堪比核弹!
回复

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船夫

777

主题

792

帖子

2110

荷兰豆

船夫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997
最后登录
2017-9-26
经商在荷兰免费知识讲座:产品分销或代理?选对销售渠道,才能取得非凡经营业绩

归档|手机版|小黑屋|免责声明|荷兰生活网

Copyright © 2013-2017 雅本传媒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YaBand Telecom B.V.( 粤ICP备16041038号-2 )